新学年,孩子还没焦虑,怎么父母先焦虑了?

摘要: 已是开学季,以往关于孩子“开学综合征”或者“开学焦虑”的话题一直受到关注,然而人们往往忽视的是

10-12 12:17 首页 北京考试报
点击上方“北京考试报”免费订阅         



       已是开学季,以往关于孩子“开学综合征”或者“开学焦虑”的话题一直受到关注,然而人们往往忽视的是,伴随开学开始感到焦虑的不仅仅是一部分学生,还有更多的学生父母。而且相较于“作业没写完”一类的焦虑,父母的焦虑点往往更为繁多、复杂与持久。


       孩子处于不同学龄的父母,压力也不相同。孩子在小学,父母焦虑孩子能不能融入集体,能不能被老师赏识,或者担心起新学年海量的“家长作业”,而对于中学生家长,尤其是新初三、新高三家长,焦虑往往来自升学压力。一些中学教师感慨,每到开学,家长打来的电话就特别多,一股脑都想和老师“唠唠”孩子的学业问题,有的家长可能仅仅因为一点小事就大为烦恼。

 

案例1

       王先生儿子期末成绩退步不小,虽然和孩子谈了谈,但压抑了一暑假的焦虑终于随着开学临近爆发,他给班主任打了电话,希望寻求意见与支持,但谈了许久,好像也没什么心得。

 

案例2

       周女士的购物卡被老师原封不动邮寄了回来。虽然不习惯给老师送礼,但因为感觉新班主任对孩子成绩提高帮助很大,开学前想表示感谢,结果没想到弄巧成拙。周女士开始担心会不会老师从此改变了对孩子的看法?会不会认为给自己添了很大麻烦?孩子将来会不会知道自己给老师送了礼?

 

案例3

       高中生小刘处在典型的叛逆期,成绩一直没有太大起色,父母也苦口婆心,然而总让人感觉是自己着急孩子不急,孩子一口一个“我开学就努力”,但口气却像在应付,父亲偶尔急了骂两句,却被当成耳旁风,母亲则不想用过于粗暴的方式管教,让亲子关系更紧张,然而却想不到好办法。

 

你以为可以扛住焦虑不影响孩子,天真!


       很多老师在讲类似的故事时,感觉自己都快被家长弄得更焦虑了。


       那么孩子就不会因为父母的焦虑而焦虑吗?


       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,比起打拼多年的父母,孩子即便知道房价高,知道就业难,但只要家境不算贫寒,就很少有机会切身感受生存的压力。聪明的父母们,一方面悉心为孩子的成长投资,忧虑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一方面却必须精心呵护孩子的情绪,让孩子在压力中体会到学习的重要性,同时避免孩子的抵触。


       然而心理学告诉我们,焦虑是一种极易传染的情绪,你可能注意到了不要在言语间刺激孩子,但一次略显多余的呵护,就会让孩子也感到焦虑。比如有的孩子上辅导班,家长就在外面等着,你心里想的是为孩子创造便利,然而很多孩子无论是否体会到了你的良苦用心,都很难心安理得的接受。


       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在近期一次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发现,中国学生的焦虑感高于全球平均值10个百分点。从中国本身来看,可能很多人认为最焦虑的学子都来自高考大省,然而在北京、上海、香港这些大都会,孩子的学业焦虑一点也不会因为教育资源充沛而降低,因为学业焦虑不只来自课业压力,更是一种社会心态的折射。竞争激烈的社会环境更容易让人感觉到压力与焦虑,而父母往往从规划孩子成长伊始,无形中就扮演起焦虑传播者的角色。

 

破除焦虑,从关注成绩到关注成长

 

        OECD的这项调查将进取心分为“兴趣激发”与“成绩激发”两类,前者的焦虑感普遍较低,而后者的焦虑感则十分强烈。如果说兴趣激发所对应的是纵向的自我成长与完善,成绩激发所对应的无疑是横向的比较竞争。每一位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的父母都可以扪心自问,孩子学到新知识与孩子名次提升哪一个更重要,获得答案后就会发现究竟是那种机制主导了孩子的学业进取心。尽管两种效应都能激发孩子的勤奋,促进成绩进步,然而竞争压力下的焦虑一旦过量就可能适得其反,让进取心变为挫败感。


         父母们看到这里,又会理直气壮地反驳,谁不想孩子快乐成长?可在一分甩掉成百上千人的现实前,父母如何能淡然处之?


         然而焦虑却从不是一副良药,尤其对于升学考试的准备而言。升学考试具有选拔性,从竞争的角度看,孩子提高了成绩与名次,似乎是进步的铁证,然而考学却是一项存在变数的竞争,成绩起伏是普遍现象,很多学生甚至不能保证一道选择题两次都能做对,又如何有把握在每一次考试中都拿到关键的一分?


         除了选拔性之外,任何考试亘古不变的作用,就是对知识水平的检测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考试就不单单只是考生间的竞争,而是个人与考学目标定位间的一场博弈,是成绩和志愿的双向对话,是用最合理的代价获得最恰当的回报,而在这样一场博弈中,焦虑往往就成为了多余的代价。为何有人考上清华北大成为人生赢家?我却勉强考上一所普通高校?这样的竞争比较可以带来足够的焦虑,但却毫无意义。因为如果学业焦虑成为了进取心的唯一源泉,那么那些顶尖学子恐怕一点也不值得羡慕。更何况在“核心素养”已经成为命题解读高频词的年代,很难想象哪种核心素养是靠焦虑培养。


         再退一步而言,如果孩子的学业焦虑能促成绩进步,那么父母的焦虑又能提供什么帮助呢?父母焦虑的后果往往不外乎两者,家长着急孩子不急,孩子跟着家长一起着急,而父母的焦虑想要转化为孩子进步的动力,恐怕需要超常的默契和运气。


         既然父母的焦虑很难为孩子提供“正能量”,那么化解父母的焦虑其实就是在帮助孩子创造更好的心理环境。心理学调查表明,往往一半以上的人认为自己的智商超过平均值,同样的,可能也有超过半数的父母认为自己的孩子也是如此,不经意间,父母们也更容易高估孩子的学业标准。然而现实就是,每年把孩子送进入清华的家庭全国只有3000多个,让孩子在竞争中拔得头筹,是多数人无法完成的目标。

 

         但有一个目标,每个家庭都有机会完成,那就是与孩子一起分享成长的过程。关注孩子个体维度中的成长,心态就像是把硬币存进储蓄罐,关注孩子能否在竞争中脱颖而出,心态就像对着账单欠条发愁,如果两种关注视角可以有殊途同归的效果,那么为何偏偏选择更容易让人焦虑的那条路呢?



微信编辑:徐晗







首页 - 北京考试报 的更多文章: